• QQ空间
  • 收藏

俞敏洪:离开世界时如果只有一个人来看我,希望不是徐小平

| 2018-12-22 阅读 16

导语

俞敏洪在洪泰基金发布会演讲上说:这个世界未来永远属于年轻人,不管年轻人有多少的缺陷,一定是年轻人的世界。我希望等我离开这个世界时候,我的墓志铭一定刻上一句话:他一生与年轻相伴。如果那一天只有一个人来看我,我希望这个人不是徐小平,而是一个年轻人。

文_本刊记者陈曦

造势近一个月的洪泰基金11月26日正式宣布成立。成立仪式发布会现场,摆满了俞敏洪和盛希泰朋友们送来的花篮,颇有鲜花着锦之势。有媒体朋友回忆,这种盛况比当年真格基金成立高大上多了。前来捧场的不乏阎焱、熊晓鸽、黄怒波、王中军等创投界、企业界大咖,俞敏洪的前合伙人徐小平也来到会场,并参与了揭牌仪式。洪泰基金的21位LP随之揭开面纱,组成堪称豪华,让这支基金备受关注。

以下为中企记者整理的发布会上俞敏洪演讲全文:

说到创业,黄怒波应该是创业者的代表,他是从国家系统出来的,其实我也算国家系统出来的。我们出来,某种意义上既是对当时体制的一种反叛,但更多是一种青春的冲动,当时我们还没到三十岁,风华正茂的时候,反叛对我们来说也算是一种时尚。

大家都知道创业也好、冒险也好,跟青年人密切相关的事情,对所谓成熟的社会、成熟的人以及成熟的体制充满了厌恶,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年轻人应该干的事情,北大已经是充分自由的地方,但我觉得空气如此沉闷。我出来时,周围很多认识的人,包括北大领导、我的朋友都说俞敏洪你身上看不出一点点做生意的基因,你出去是死路一条。很长时间,无数人叫我个体户。

实际上在那个状态下,我们也依然坚信未来是属于我们这一代人的。现在20多年过去了,我们从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变成了50来岁的中年人,不光年龄增加了,整个身心也走向了中年。回过头来思考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绝对不能变成一个所谓成熟的人,在一种成熟的体制以及舒适的状态下生活。因为我知道所谓的成熟意味着遮蔽你的眼光、磨钝你的锐气。所谓的成熟有意无意主导年轻人的发展,所谓的成熟有意无意看清楚一些事情,而且所谓这些事情甚至是你看来的愚蠢,看来的不规矩,看来的破坏和颠覆。著名作家毛姆说过这么一句话:“当你听到年轻人自信满满、目中无人地满口胡言时,当你看到他武断教条、偏执狭隘时,你生气做什么?指出他的愚昧无知做什么?你难道忘了,你跟他一般年纪的时候也是这般愚蠢、武断、傲慢、狂妄,我说的你,也说的是我。”

实际上当我们自以为自己成熟的时候,已经离开这个世界,离开这个时代,变得越来越远了。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跟年轻人不断打交道的人。每年新东方培训的学生总共有300万人,13岁到25岁这个年龄段的年轻孩子有200多万,我依然感到我有的时候对年轻人不断用挑剔的眼光,这是一种不自觉的眼光,你自以为你历经沧桑,自以为对这个世界有透明完整的了解,但当我们发现我的孩子在玩着ipad,玩着手机,当他们所有的交流都在跟现代世界在发生接触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已经落后了,我一直以为自己打字非常快,一般人比不上我,但我突然发现我的孩子在ipad上打字、在手机上敲信息的速度居然能追上我在电脑上打字的速度,我发现自己真的落后了。

移动互联网时代,毫无疑问就是一个年轻人的世界,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年轻人正在向我们走来,他们从我们身边走过,走向比我们更远的地方。过去,马云、李彦宏、马化腾这些人,第四代互联网创业者用了十年时间做到今天这个规模,是很伟大的事。而我们突然发现一瞬间(可以)做一件事情,在一两年以内他们(年轻人)就开始影响世界,他们公司的估值开始达到十亿、二十亿美金。我们到Facebook访问时,发现他们的创始人大概三十岁不到,就已经掌控了一个两千多亿美金市值的世界,并且在他们系统上影响了八亿人的生存状态,我感觉我们这代人开始变老了。

当我们变老的时候,有什么办法参与年轻人的世界就变成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对我来说,实际上至少为年轻人做了两件事情:第一件,我每年都对两百多万大学生和中学生进行演讲,通过演讲我至少还能从学生中间捕捉到追求生命的火花和追求未来的期望。你的讲座放在网上有上千万去看的时候,为什么还要走向现场每年做100多场讲座?我说,他们看到网上的视频,激动只有一天,如果现场听过我的语言,他们可能激动一个月,他们的生命或许从此发生改变。

其次,每年大量学生因为新东方培训进入中国更好的大学,进入世界顶级大学。毫无疑问,我们帮助年轻人实现了更好的梦想。创业的年轻人百分之八九十的人跟我们说,我们曾经是新东方的学生。

徐小平跟我差不多是同龄人,但他确实把自己当做年轻人,把自己的心灵和灵魂都沉浸到年轻人世界中的年轻人。当新东方上市以后,徐小平从新东方董事会离开,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怎样帮助年轻人。我记得这个路径特别清晰,当他跟年轻人交流时,忽然发现这些帮助是虚的时,决定用新东方上市得到的钱帮助年轻人。徐小平做的真格基金之前至少投入了十个项目,每次到银行取钱老婆都跟他打一次架,因为取的都是自己的钱。前两年你不可能有任何可能的赚钱机会,现在他爱人非常支持他,因为他投资的三家公司已经成功上市,徐小平的成功不是对于天使的眼光而是对于青春的热爱。这恰恰也是我在新东方做的事情。我们必须永远跟青春挂钩,我们必须永远相信年轻,才能跟这个时代挂钩,跟未来希望挂钩。

毫不夸张地说,我是从年轻人身上拿钱最多的人,其实不是我投资年轻人,首先是年轻人投资我。他们把钱给我们了,我们才有钱再次投资。所以毫无疑问,我不能光拿年轻人的钱,当我们看到徐小平已经成为我榜样的时候,其实我之前已经有这样的意识,当年李开复做创新工场时,小平还没有做天使投资,我既是创新工场的GP(General Partner,一般合伙人)又是他的LP(Limited Partner,有限合伙人),后来只要觉得跟年轻人相关的靠谱的基金都投了,投了十几家基金。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帮助年轻人。在这个过程中间我突然发现,我是一个特别喜欢主导的人,我喜欢亲自有一种帮助人的感觉。我想徐小平在这个地方做的风生水起,而且他鼓动年轻人的热情和风格比我更加厉害。我想我要插一脚来共同做,我也当GP,什么时候跟GP分台的话,是不是把他风头给抢走了?(笑)另外,我觉得中国不管是PE还是VC,很多中国人真的缺乏这样的勇气,愿意把钱扔下去不求回报。坦率地讲,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不敢做,因为我没真正做过这样天使的筛选,我知道年轻人的热情,我也怕我是热情了,但把三亿人民币投进去一个没成。所以,做一件事情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其实,我和盛希泰经常见面,但总是匆匆忙忙,十几年前我们一起喝酒,家靠的也比较近。第一次打电话什么感觉呢,当时我家里来两个客人,我发现没酒了,就给盛希泰打个电话说需要一瓶茅台酒。他说,你到我家里来取吧。没想到他给了我整整一箱12瓶茅台酒,我就觉得这个人很大方。另外,他的家庭成员也跟北大有关系,所以走的近了。一来二往熟了,我跟他再次见面时,这两年他已经一门心思投入到天使投资中了,他把成功案例给我看,我想真的需要这样一个合作伙伴,后来我们决定一起做一个基金。我相信未来我们天使基金会有大量的合作。我相信由我出面来主导这样一个基金,至少把年轻人的视线跟我们紧密相连。因为我刚才说过,这个世界未来永远属于年轻人,不管年轻人有多少的缺陷,一定是年轻人的世界。我希望等我离开这个世界时候,我的墓志铭一定刻上一句话:他一生与年轻相伴。如果那一天只有一个人来看我,我希望这个人不是徐小平,而是一个年轻人。

附文:洪泰十问

造势近一个月的洪泰基金11月26日正式宣布成立。发布会开始前,创始人俞敏洪和盛希泰接受了《中国企业家》采访,深谈公司创始人需要具备的素质、90后创业、投资泡沫、如何投出下一个BAT等十个问题。

一问:洪泰基金投公司的标准是什么?

俞敏洪:我觉得就是三个部分,第一个是看人。刚开始的时候创投公司的商业模式是初创的,但是它不断的发展中有很多方向会变,我们发现不只一个成功的创业公司,刚开始拿到创业投资的时候,他讲的(商业模式)和未来不是一回事。他为什么后来做成功了呢?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人。其实我觉得我们两个人在看人方面,尤其是看年轻人方面是有利的,这是新东方的专长。首先是要聪明,要有想法,其次要有价值观和核心理念,这个更加重要。第二个就是商业模式,第三个是看他做的事情是不是符合商业发展大势,是不是推动社会进步。如果光想自己赚钱的事情,我们就不投了。

盛希泰:在中国创业投资很方便,但是只有1%的人适合做CEO,实际上各种O都不缺,CEO是缺的。做追随者比较容易,做老大比较难。那天我在北大有一个演讲,说创业之路很绚烂。为什么说绚烂呢?你准备过的很绚丽的日子,只有1%的时间,99%的时间你都要过烂透了的日子,这是比较有意思的事情。你选择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失败了就是死。这和打工的成本不一样。这是我觉得特别重要的心理素质,没有这个心理素质你不要出来干事情。

俞敏洪:我比较同意他说的这句话,100个人中只有一个人能做CEO,能当企业领袖。这个事情实际上比原则还要重要。实际上这个道理非常简单,前两天一个创业者问我新东方为什么会成功?我说你认为呢?(不单)因为有团队和中国合伙人等等,其实是有俞敏洪。因为俞敏洪具备了搞教育的素质,剩下的思路都对,但是因为有俞敏洪在这里可以把这些东西整合过来。你可以说你有无数个好东西,但是这一点必不可少。黄太吉为什么会出现?因为有盛希泰。他现在作为投资领域的大颚,我们有着十几年的交往,我觉得他的眼光,他的能力和他的判断,坚持原则(很厉害),我是被他吸引过来的,尽管他也被我身上的某种气质所吸引。

盛希泰:其实你不用说创业,老大应该承担的最多,老二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们是体会不到的,一半的生存压力给你的。创业的话,老大非常重要。第一个是心理素质,比如说你准备做刘邦还是樊哙,这是不同的。马云这么成功,阿里巴巴上市对政府和社会层面都是正面的,很多人觉得创业很好。包括陈欧四年时间就上市了,其实他们是踩着9999个人的尸体过来的,这么多人死掉了,但是很多人没有看到。

除了心理素质之外,作为老大必须要有一个自我激励的作用。你是一个老大,你得带动别人,你的副手和各种O需要你带动,你作为老大自己要发光发亮,不能指望别人。偶尔状态不好的时候,你要自己站起来。

第二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你既然创业,想干什么就做。开饭馆或者搞一个什么高大上的事情,必须要适合你,包括你的经历和阅历,团队和成员等能力都需要(适合自己)。

第三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是团队,你当老大有当老大的本事。不管用什么手段,你可以很流氓,也可以很文质彬彬,有人愿意追随你很重要。每个人的领导力方式都不一样,但结果是一样的。用土话来说,就是你留不住人是不行的。我觉得创业不能吃独食的,吃独食是吃不下去的,包括团队里面各种知识结构和经验结构也在改变。

第四个要素就是学习能力,当然不是空洞的。创业团队的学习能力指的是围绕你的出身说话,比如说做证券融资,然后做IPO。一个企业从创立到搞IPO,一大半是靠你的学习能力和建设能力。你作为一个船长不能把船开翻了,一旦船启航的时候,就需要你强大的学习能力和管控能力。能不能及时判断或改变航向非常重要。一个人的悟性是改变一个人的自我调整,这非常重要。所以没有一成不变的模式,即使想的再完美,直着往前走也会撞死。适应社会的能力就是学习能力。

二问:俞总和盛总两人如何分工?谁是老大?

俞敏洪:基金和公司是不一样的。

盛希泰:我们是创始合伙人。

俞敏洪:基金是合伙人,可以贡献各自的长处。一个公司CEO来做,有在后面辅助的,这还是有点不一样的地方。但是因为希泰是百分之一百的精力投了进去,他把它当做终身的事业,我也当成终身事业来做。因为我后面还有一个大公司,不能一下子扔掉。所以说我的精力投入了百分之三四十就差不多了。

盛希泰:俞敏洪的精力划分,是三分之一新东方,三分之一洪泰,三分之一职业演说。其实最后三分之一要加到洪泰上,因为新东方已经不需要宣传了,洪泰需要宣传。所以一加的话,投入精力三分之二。(笑)

三问:如果有一家公司具有颠覆新东方的基因,俞总会不会投?

俞敏洪:一定会投,为什么呢?因为这家公司具有颠覆新东方基因,我投了以后等于新东方得到了转身。如果不投的话,最后我连颠覆的机会都没有。别说是外面了,现在新东方里面做的一些东西都是在颠覆新东方原有的事情,你必须做,这个都不矛盾。洪泰基金作为一个中立基金是这样的,因为它不是培养新东方的基金。如果说洪泰基金真正投教育领域公司的时候,就表明了这个教育模式和发展就有了一定的模式。第一有教育专家在里面,我就是其中之一。第二有新东方在上面做保障,第三投入的公司一定是与新东方的某种业务能够挂钩、互补,或者是未来取代新东方在哪项业务上会做的更好。如果这个东西做好了,新东方能够托底,即使上不了市,我们可以交换市场,买下来就可以了,这条线就非常正常了。

四问:俞总跟你的老朋友徐小平的真格基金相比,洪泰基金的优势在哪里?

俞敏洪:首先说天使投资永远不是一个竞争关系,因为中国的天使投资实在是太少了,跟美国相比的话。

盛希泰:美国去年是25.8万人,中国就几千人。投项目的话,美国天使项目四五万左右。

俞敏洪:咱们中国加起来连一千都不到,所以说它的领域太大了。实际上我们成立洪泰基金有两大好处:第一个是徐小平跟我是同一种思维模式,都是新东方出来的。我觉得毫无疑问盛希泰的思维模式跟我们不一样。第二个,实际上我是年轻人的核心,可以这样说才刚刚开始。每天我往团队里面发项目都挤不过来,年轻人希望到我这里来。重要的原因之一是他们想要得到资金支持,还希望得到精神支持,从我身上可以找到更多的精神支持,所以我更加愿意来做这样的事情。第三个和真格相比,我们是相互(促进)的,这么一个团队可以沿着天使的使命,我们会进一步扩大,形成一个某种意义上良性促进的局面,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这个基金一宣传,很多天使基金是有一定的危机感的。又杀进了两个人开始做这件事情,好像被抢走了一样。大家愿意为年轻人创业提供更加精细的服务,对创业者也有好处,其实是一个好上加好的事情。

五问:据了解,洪泰有一部分资金投向了移动互联网,这也是大家关注的一个重点。移动互联网和在线教育结合起来,风投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俞敏洪:从两个层次来说,第一个是未来的任何产业,不管是传统的还是现代的,还是高科技的产业,任何产业离开移动互联这个概念已经不能成为产业了。传统产业一定要与移动互联结合起来做商业模式的调整,新投入的模式一定是从移动互联出发的。

第二个刚才说的移动互联和商业的结合,其实不存在纯粹的移动互联。未来再提这个概念的话,应该说是什么商业模式能为我们的用户或者客户提供最佳、最有效、最贴心的服务、最好的模式,最能够吸引人的注意力的模式就是一个好模式。比如,教育领域有一些东西就必须线上线下结合,比如说中小学领域,纯粹做线上也不行。即使你做一个强大的APP,也只是免费的给学生使用。甚至你和公立学校一结合,不让你在上面做任何广告,也不让你做任何增值服务,收费模式就没有了。

但是如果你把线上的智能化学习系统、评价系统、老师筛选系统和地面的培训结合起来,学生就非常容易接触到优质老师的线上线下的教学资源,这一块就会(有营收)。但是面对18岁以上的人群,纯粹的移动学习模式就会占到主导地位。比如有一门考试要过,但你没有时间每天固定去线下学习,甚至没有很长时间听线上老师讲一两个小时的课,现在是随时随地移动化的、碎片化的学习。这样的系统存活下来以及收费模式会非常清晰,要不然是内容收费,要不然是增值服务收费。游戏领域的大发展就是增值服务带来的收费体系,因为刚开始做游戏的时候,只要你上去玩游戏就收费,很多人就不去了。但不收费的话,大家都上去玩,我就收不到钱。但是增加了增值体系,我让你在游戏中间分等级,让你买道具,让你吸引姑娘,让你组建团队。很多人因为有钱也愿意买,这些买的人就把不买的人的免费成本给去掉了。

互联网的特点是通过这样的模式让更多的人享受最基础的服务,并且节约成本,教育也可以这么做。举个简单例子,很多人每年上免费的基础课,可以保证他们及格。但这里面有一部分人喜欢做增值,需要加倍的服务,我要老师一对一的讲。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一个模式,线上老师普通单词的讲解免费,但是有学生说这个老师讲的很好,我想上他的课,点进去就是老师的收费课程,这相当于增值模式。所以,我个人觉得不存在线上推翻线下的事情,只是在部分领域,不是整个教育领域。美国MOOC网站已经有上万门课,全是美国最知名的教授上的。反而导致了地面学生去大学报这个教授的研究生和博士生的兴旺,为什么呢?因为线上基本没有解决他在教育领域其他的问题,可能要面对面解决。

六问:你们选择LP的标准是什么?除了黄怒波、王中军这样的企业家以外,还会有其他LP类型吗?

盛希泰:如果我们不挑选LP的话,基金的规模是控制不住的,搞的太大了。因为天使投资每个项目金额不大,两个亿可能投一两年,再大了的话没法玩。昨天我跟俞老师开玩笑,别的基金成立的时候发愁没有人,我们不是这样。我们想要打造一个能够给创业者更好服务的平台,我们LP会发挥能力找到一些资源,能够更好的帮助投资的企业。到目前为止,我们LP的成员是整体水平非常高,大佬很多。实际上这个基金除了我和敏洪兄以外,LP(有限合伙人)也是一部分。我们肯定要非常谨慎的选合伙人,达不到量级不行。

俞敏洪:我们有一个共识,希望这些人对天使投资的鼓励、关于创业创新的理念,能够让年轻人从内心里感觉到支持。因为这是一个年轻人的世界,年轻人会是失败和成功交替的世界。我们不希望一个基金合伙人过来就是投一点有收益,或者你必须保证我的收益,或者说你来了就希望投的项目尽可能成功,能够赚很多钱,我们不想要这样的东西。

我们希望我们的LP本身就具备非常好的创新意识以及对这些新鲜事物内心的喜欢。我们接下来也会吸引一些年轻富豪进来做LP。但我希望这样的年轻富豪不是富二代,而是自己创造财富的年轻一代。

七问:你们跟创业者之间会有怎样的沟通机制?有的人有很好的创业想法,但在短期内都没办法像我们一样和创始人面对面的交流。

俞敏洪:我们会有定期的交流会和定期的创业大赛,会定期邀请我们认为有希望的项目参会。我个人也会到各个城市不断地去做创业讲座。同时,我们正在商量在中关村创业一条街做出一两千平米,让那些刚开始起步,有想法的人,没有资源的人在那边有一个场所,让他们先做孵化器。因为正好在新东方边上,更方便。北大创投基金、黑马会全在中关村创业大街那里。这个成立仪式一结束,我和希泰就会飞到苏州,北大已经挑选出来四百个年轻创业者参加训练营活动。我们两个人去是给他们提供一个交流平台,这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特别好的和年轻人交流的机会。现在各种各样的创业大赛邀请评委,我们也参加。

八问:你们刚才说跟美国对比起来,中国的投资项目是非常少的。但资本市场也有另外一种说法,现在存在一定的投资泡沫。

俞敏洪:这个不怕,永远是有泡沫的。

盛希泰:有两个事实,一个是我们国家前端的创业者投资估值是比美国要高的,我们在美国也参与投资。

第二个是最近一两年以来,同样的项目估值从动作来看是最高的。从内容上来讲是有泡沫的,怎么看这个事情呢?我觉得从一个企业成长阶段来讲,从后往前PE阶段是一个投资厚重的阶段。我们国家PE机构的数量远远超过美国,金额却比人家少很多,单体少。但是PE家数太多了,VC数量也比美国多,但天使比美国少很多。刚才我说美国的天使投资人大概25.8万人,数字不一定准确,但是几十万人是没有问题的,我们跟人家比差距太大了。美国经济增长动力除了其他因素之外,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有无数的创业者和天使投资人,我觉得我们离泡沫还非常远。基于是不是泡沫,我觉得需要投资人去引导,去怎样正面解释它。

当然,我给你提供另外一个解释,现在有一个叠加的现象。很多好的项目进入A轮投资就比较高了。第二个年龄越大的创业者,成功的概率一定大于年轻人。90后的创业者成功率一定要低于70后的,70后的创业者不想的很清楚或者不搞熟,谁出来创业呢?

九问:盛总刚才说90后创业者成功率低于70后,现在90后创业非常热,你对于90后创业者有什么意见?如果你们投90后创业者,有什么样的标准?

盛希泰:我觉得每个年龄段有不同的事情。像90后创业者的创意,80后想不到,70后也会想不到,因为它来源于生活。我投的一个项目,它的创业模式就是玩出来了,只有他这个年龄段的人知道可以这么玩,可以当一个创业项目来做,我觉得这是有不同的体验的。他们这一段的风景线是别的年龄段不能取代的。

第二个我觉得90后的问题还是太年轻了,没有社会经验。有时候是需要经验、需要感觉的,感觉不是读书读来的,一定是心里的结果。90后创业首先是自我约束能力很重要,一般跟年龄大的人相比是有些差距的。包括感情观,跟女朋友吵架了,或者怎样了肯定会有波动,不靠谱的事相对就高一些,我指的是概率。90后创业的话,更重要的还是要提高你的对话能力,他们精力旺盛我们很难跟的上,但也要努力的去跟。

俞敏洪: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说90后一定就是年轻没有经验或者情绪波动。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新东方上上月任命的乐词网老总只有22岁,没有上过大学,16岁从家乡跑出来,一个人在互联网打拼到今天,按照新东方现在的标准,做我们基本的员工都不符合。尽管他是一个90后,实际上在互联网领域打拼这么久,经过了很多挫折,加入了很多公司,也做出了一些成就,个性也变的比较平稳,但是又保持了年轻人玩的创意,你会发现这种人就能用。像这样的90后让我们投资的话我们马上就会投,因为他的个性成熟了,他也年轻。

十问:大家都在寻找谁能够成为下一个BAT,比如创业项目未来估值可以达到亿级以上。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IDG或红杉跟你竞争,你怎样做到还可以理性的估值一个项目?

盛希泰:我觉得不管谁来竞争,大家对这个项目的竞争都会感性和理性结合。再牛再好的创意要把它做成也是很不容易的。为什么很多人错过了BAT呢?很多人看到了,为什么没有投呢?就是因为这个创业项目很好,人也不错,但是投的时候就想能不能走到底呢?像凡客这么好的一个东西,现在其实很难了。

俞敏洪:我认为投了BAT是运气,跟水平无关。

盛希泰:就是你没有这种缘份,实际上在这个公司发展中也是不小心走歪一步就出现了很多问题。天天网2011年之前的量是超过陈欧的。但是陈欧拿了一个基金,天天网也拿了一个基金,陈欧现在上市了,差的太远了。模式完全一样,各种因素混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必然。

俞敏洪:实际上这就是我刚开始的问题,在同样一件事情上,两个人同时做,看他们能够把这个事做到什么地步。我做培训课的时候,中关村已经有了几十家培训机构,和我做的一模一样。我是从他们手里生生的把学生拿过来的,后来就新东方一家上市了。

盛希泰:我们能给创业者什么,就是我们和其他投资人的区别,这个区别是比较大的。我们这种经历能给创业者提供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我们洪泰是一个中文名字,还有一个是英文名字是“Angel Plus+”。这是说对于年轻人在创业中的帮助“不只+一点”,而是三个“+”,一个是加上我们的资源、人脉、经验教训包括心理规划。俞老师是第一代创业者,而我解剖了这么多企业的IPO,这种体验是一般投资人没有的。

第二个“+”是我的一个体会。一年多天使投资的实践告诉我,创业者最需要的不是钱,是需要你帮他一块做什么。投资人的身份瞬间就过去了,投完钱之后覆水难收,不要再想钱的事情了,你要跟他共同创业,成功概率一定很高。也有很多天使投资人撒种子,这个行业布局十个创业者,成一个算一个,这个成功概率很低,你说的20%已经很高了,二八开是不可能的。其实天使投资人10%就已经很高了,我们希望达到30%的目标。

第三个“+”是就我们投资阶段来讲,因为有前面两个“+”的努力,我们跟创业者的对话能力不一样,创业者对我们的认可程度也不一样。我们可能对LP的程度不一样,因为LP是出钱的人,我们进入一个项目的成本比一般的基金要低,价格相对便宜。因为前面两个“+”会拿到便宜的项目,这是我们的一个理念比较完整的解读。

俞敏洪:我自己可以去做创业导师。我们前后端的资源比较丰富。比如,一个创业公司做大了以后,整个上市流程从基金本身就完成了,因为希泰在这方面太专业了,一般的天使投资不可能有这样的东西。

盛希泰:我们不会贪多,贪多嚼不烂,因为很多创业者失败了就是那么一刹那之间,铁路岔口没有搬过来,可能搬过去的走向就不一样了。尤其是更年轻的人。不要把自己搞的很高大上,做天使投资人就是做屌丝。创业者的年龄段是屌丝的,天使人觉得很牛逼的话,跟他交流的时候不会走到他心里,不能帮助他。这方面俞校长是毫无疑问有发言权。

俞敏洪:我让年轻人来跟我吃顿饭什么的还是很轻松的,我老跟年轻人有饭局。

链接1:洪泰基金LP名单

蔡晓东 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陈文思 北京思艺和文化投资公司董事长

黄怒波 北京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

姜 明 天明集团董事长

陆风雷 金浦产业基金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

牛根生 老牛基金会创始人、名誉会长

沈 飒 北京中科金财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王玉锁 新奥集团主席

王 哲 天使投资人

王中军 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

温世宽 万融集团董事长

吴少勋 劲牌公司董事长兼总裁

徐 勇 中关村科技创业金融服务集团总经理助理

阎 焱 赛富基金创始合伙人

曾 玉 和玉复合投资管理合伙人

张 磊 高瓴资本集团董事长

张 湧 德展集团董事长

赵文权 蓝色光标传播集团董事长兼CEO

赵 勇 富华国际集团总裁

周成刚 新东方执行总裁

周少雄 七匹狼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链接2:洪泰基金拟投的8家项目

浙江自在影业有限公司、北京林之泉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博众博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思艺和文化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易后台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果敢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玩聚时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VV拼车。

2018-12-13
创业项目 【年会】侯为贵:万物互联时代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4(第十三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12日-14日在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详情>
2018-12-29
创业项目 【年会】任志强:政府要真有本事就别降息,该尿就尿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4(第十三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12日-14日在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在14日上午主题为&ldq... <详情>
2018-12-21
创业项目 【年会】严伯钧:投资人不赏识我是他丢掉机会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4(第十三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12日-14日在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为艺科技的创始人兼CEO严... <详情>
2018-12-24
创业项目 【年会】西少爷孟兵:老东家腾讯曾吐槽我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4(第十三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12日-14日在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西少爷创始人孟兵作为对话嘉... <详情>
2019-01-08
创业项目 【独家】海航董事长陈峰:变者为王
在这个奉马云马化腾为神明的时代,敢于直接炮轰微信带来很多精神垃圾的,恐怕只有陈峰了。不知道喜欢读南怀瑾的陈峰,爱不爱读金庸,某一刻,他有点像黄药师附... <详情>
2018-12-13
创业项目 【独家】雷军:连接一切
来势汹汹的小米下一步会干什么?在乌镇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雷军给出了答案:连接一切。 有意思的是,在小米刚刚成立没多久的时候,雷军也曾经提到过&ldq... <详情>